乐博国际三年时间在济南已经有5个校区

2021-02-06 16:45:00
dcadmin
原创
13

学编程到底有没有用?这成为困扰家长的一大问题。去年8月,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要在中小学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这让不少家长关注到了少儿编程。如今,娃娃学编程的风刮起来了。在济南,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瞬间冒出来很多家。这让看上去很冷僻的编程市场,迅速火了起来。随着各类编程大赛获奖选手的低龄化,少儿编程迅速站上了资本的风口浪尖。  小皓今年10岁,在济南一家小学上六年级。有着小男孩的天性,他喜欢机械,尤其喜欢积木类玩具,已连续四年在艾克瑞特参加机器人培训。  “六年级的孩子学习节奏很紧张,但是机器人的课程一直没有停。”对为什么没有间断机器人课程,小皓爸爸有自己的想法:从功利性的角度来说,好多学校招生看重孩子这方面能力。另外,机器人课程可以培养孩子对人工智能的兴趣,接触到物理、信息等方面的知识。  小皓爸爸拿出手机,在一段视频里,小皓做的机器人做出了一个变形动作,然后成功爬上了一个陡坡。因为编程这项知识是许多“70后”“80后”父母一代完全没有接触过的,因此家长看到孩子超过了自己,非常欣慰。  为迎合家长的比赛成绩需求,也为更多地实现创收,不少机构都会组织孩子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当下,各类培训班的学费,已经超过了许多家庭每月的房贷。  以小皓为例,正常情况下小皓每年的课程费用是6000多元,折合下来,每堂课的费用为100多元。今年暑假,小皓去北京参加一项比赛,让爸爸破费不少。“赛事报名后,要参加培训,加上去北京五天包吃住和交通费用,总共收费7000元。”  小皓暑假参加的赛事叫RobotChallenge,是国际机器人赛事。仅在小皓的队伍里,就有200多人的规模。全球共30多个国家2288名孩子参与。  为让小皓有更多机会训练,小皓爸爸专门买了一套乐高EV3套件,这个套件可以代替电脑,直接给机器人输入指令。仅此一项,花费接近4000元。“总体算下来,一个暑假,小皓在赛事方面的开销达到了15000元。”  “提升升学竞争力”“人工智能时代的必备技能”“提升孩子的创造力”……编程在种种期待的裹挟下,成功分得了家长钱包里的一杯羹。在记者的随机采访中,许多家长表示虽然不了解现在学的少儿编程课程有没有用,但至少没有坏处吧。  据统计,截至今年8月31日,已有54家少儿编程企业获得融资。获得投资的企业有编程猫、小码王、码力玩加、酷码教育……这些公司在今年上旬或多或少都拿到了各投资机构的投资。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上半年,少儿编程项目获投的资金已超4亿,其中,“编程猫”获得由招银国际等投资的3亿元人民币融资,“小码王”则获得由微光创投等投资机构投资的1.3亿元B轮融资。无论哪一个,都是大手笔。  相比之下,本土企业更青睐稳扎稳打。16日,在世茂附近一家博思乐高机器人教育培训机构,校长刘洋说,博思乐高是济南本土的培训机构,规模并不大,2014年机构成立,现在已经有两个校区共400名学员。此外,据艾克瑞特创始人张祖平介绍,艾克瑞特经营11年,在济南有13家校区共10000名学员。  据一家编程培训机构负责人介绍:“基本每个月都有好几家投资机构过来谈合作,但是山东本土的培训机构还是更倾向于稳扎稳打,一步一步来”。  记者了解到,许多本土培训机构已经深入到县城跑马圈地。艾克瑞特扩张到了小县城里,即便是在济南只有两家店的博思乐高也有了加盟店,今年9月,一家博思乐高的加盟店在蒙阴开业,至今已经招收起了4个班共32名学员,后期还要扩班。  在资本的助推下,越来越多的全国性培训机构在济南大量设点。比如,以编程起家的童程童美,从2016年起在济南设点,三年时间在济南已经有5个校区,同期在读的有1000多名学员。还有北京乐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在济南设点,目前在济南有6个校区20多个老师。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最小的孩子4岁就可以学习编程。  此外,巨头也在陆续加码。2015年至2017年,微软、Apple和Google分别推出了少儿编程工具,抢夺下一发者入口。老牌IT培训品牌达内推出少儿编程线下培训机构童程童美、好未来旗下摩比与MIT(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合作推进Scratch(专门针对中小学生的模块化语言)编程项目、美商奇幻工房与乐博乐博机器人签约,似乎少儿编程将成为下一个风口。  在一家培训机构给记者提供的名单里,我们注意到不少高校在自主招生中认可编程的成绩。获得全国信息奥赛的一等奖,可申请国内一流高校,在省级比赛中获得一二等奖,也将有资格获得全国各省高校的自主招生资格。此外,教育部门对少儿编程的重视,让不少人把它看成下一个奥数、英语培训市场,这也是风投在少儿编程行业起舞的原因。  2017年1月,《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提出,将对小学科学课程标准进行修订完善;浙江新高考改革将信息技术加入高考选考科目等。2017年8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指出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此后,浙江、南京、山东、重庆陆续颁布各大政策响应。  据济南山师附小的一名老师介绍,历下区开设了Scratch的课程,并开发了一套教材,小学五年级学生已经在上课。不用报培训班,在正常的课时教育中就可以学习编程。不过,为更好掌握学习内容,将来在大赛中更有竞争力,很多一二年级的学生开始在校外培训机构学编程。  市场对少儿编程培训行业的态度普遍偏乐观,通常将其对标600亿规模、年增速15%-20%的少儿英语培训市场。幼儿园、小学、中学生是编程教育的核心授课群体。据教育部统计,2015年这三类群体在校人数约为1.83亿人。考虑到统计的中国少儿编程渗透率为0.96%,以及预计每人每年在编程培训领域消费6000元来计算,粗略估计目前国内少儿编程市场规模达105亿元。而且每当渗透率提升1%,市场规模就有望扩大100亿。  “乔布斯12岁开始学编程,比尔·盖茨13岁开始学编程,奥巴马在美国推广编程课。”培训机构甚至宣传,“不懂编程就是新时代的文盲”。这番宣传着实很有力。很多家长会有疑问:国外对编程的态度具体如何?  相比国内,国外的少儿编程市场领先很多。编程以英语为基础,国外孩子在这方面有先天的优势;欧美国家信息技术文化历史悠久,对于编程的理解普遍更加透彻,苹果公司CEO库克甚至还建议美国政府将编程设为学校必修课;国外政府对编程学习的支持力度巨大。  具体来说,2014年,英国教育大纲规定计算机编程列入5-16岁中小学生必修课程,孩子从5岁起开始学习Scratch;2015年,美国政府投资40亿美元开展少儿编程教育,呼吁全国青少儿学习编程;2016年,美国国情咨文推行计算机科学教育,强制要求高中必修计算机编程学分;2017年,新加坡全面推动少儿编程教育,中小学考试中加入编程考试科目;2018年,韩国开始全面推广中学编程课程;2020年,日本计划开始实施编程教学。  自主招生的高校认可、逐渐进入课堂、人工智能是大趋势,少儿编程看起来很美。对于家长来说,有没有必要花高额费用让孩子学编程?即便是要学,又要规避哪些陷阱呢?  “孩子学编程,学的是一种计算机思维,知道编程的内在逻辑。”在山东大学微电子学院教授邢建平看来,孩子学编程不是将来当技工、码农,而是要学习解决现实问题的思维与方法。  近日,记者走进一家济南市规模较大的机器人培训学校,教室外面的走廊上,贴着很多学员参与赛事的照片。这项赛事便是信息学奥赛,在家长心中极具说服力,其成绩也是很多高校自主招生时的“敲门砖”。10月13日,2018年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初赛刚刚进行了考试,童程童美济南区总校长阳光介绍,全国约18万人参与了比赛,山东有5万多人参与。  那么,很多培训机构介绍的获奖后可获得高校自主招生资格靠不靠谱呢?记者了解到,就2017年情况来看,全国奥林匹克竞赛一、二、三等奖山东分别只有1、6、4人,也就是说,获得全国奖项的山东仅仅有11人。  赛事组织方还公布了获得山东省信息奥赛一等奖的人员名单,在复赛提高组中,山东获得一等奖的有248人。其实,即便加上省级二、三等奖,能拿到奖项的仅仅是凤毛麟角。而且不同的高校对获奖的要求不定,比如清华、北大,只认可决赛成绩,不认可省级奖项。山东大学则认可省级二等奖。  山大微电子系教授、实验室主任邢建平同时也是中国大学生ICAN创新创业大赛全国组委会执行、国际(中国)青少年ICAN创新创意大赛主席。10月17日,他正在成都参与赛事。“信息学奥赛的获奖名额太少了,不说是千里挑一,也是差不多。”在邢建平看来,这也滋生了其他赛事,孩子学习编程,家长要规避一个误区,应该注重学习的过程,而非拿赛事的证书。  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少儿编程是风投关注的重点领域之一。资本让行业迅速膨胀,但也带来了一些问题。  专门做少儿图形化编程研发的阿尔法营全国渠道总监于立坤对此深有感触,“资本的意志坚不可摧,这种热点式的、跟风式的投资,对于少儿编程机构弊大于利。资本会迅速催熟一个行业,但也会迅速摧毁一个行业。教育是一个道阻且长的交互过程,中间充满了大量的个性化的因材施教行为,如果用大工业时代的资本逻辑去实现资本的意志,最后会一地鸡毛。”  很多业内人士坦言,相对来说,少儿编程是高门槛的行业,这是行业内的共识,尤其是在师资方面,既需要懂教育,还需要懂计算机。  记者通过走访济南市内培训机构,发现老师极少是计算机专业出身的,多是教育类专业,通过后期的培训掌握图形化编程教学的技巧。在一家规模较小的计算机教育培训机构内,有20多名老师,但只有两人是学计算机出身。  对于这一现象,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主要是由二者的工资差决定的,编程领域师资需要一批既有编程专业背景又懂教育培训的人才上岗,痛点就在于很多代码写得好的人不太具备教育属性,其次这部分人群选择面又很多,他们优先选择一些更高薪的工作。  面对师资难题,童程童美的解决方式是线上和线下教学相结合,阳光介绍,“线上两个老师讲课,线下一个老师辅导。线下一个老师再牛,也就是教二三十个人,但如果在线上可以教上万人。”  在师资上,有的培训企业有编程教育,可以从中招募少儿编程的老师。一旦发现有学习较好的,提前发工资预订。不少培训机构负责人表示,编程教育并不需要特别高的计算机知识,通过培训就可以掌握。而学专业编程出身的教师,工资都很高,一般税后超过10000元。  对于师资培养,以传统教育出身的艾克瑞特的创始人张祖平认为,机器人和编程教育需要懂教育才行,编程只是一个工具,机器人学习是编程教育的载体,需要循序渐进。“有些公司让孩子敲代码,修改代码顺序,不符合教育的本质。”张祖平说。  自主招生的高校认可、逐渐进入课堂、人工智能是大趋势,少儿编程看起来很美。对于家长来说,有没有必要花高额费用让孩子学编程?即便是要学,又要规避哪些陷阱呢?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乐博国际